首页 散文随笔正文

*** 王春蝉不起诉( *** 王春玲)

wangchaowh 散文随笔 2024-02-10 20:37:01 1 0

此话让春蝉和王蟾心里一惊,其实在澜翠突然绞肠痧暴毙之后,两人的心里已经留在了阴影,都知道卫嬿婉狠毒的手段,也不想步进忠的后尘。

因此春蝉和王蟾才会背叛卫嬿婉。

剧情简介 公元1735年乾隆(霍建华饰)即位,与他少年相知...。

历史人物介绍

   [东汉]    班固   【作者小传】班固(32——92年),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市东)人。

东汉著名的史学家。

《后汉书·班固传》称他“年九岁,能属文,诵   赋。

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

所学无常师,不为章句,举大义而已”。

其父    班彪   曾续    司马迁   《史记》作《史记后传》,未成而故。

班固立志继承父业,在《后传》基础上,进一步广搜材料,编写《汉书》。

后因有人向汉明帝诬告他篡改国史,被捕入狱。

其弟班超上书解释,始得获释,被命为兰台令史,经过二十多年努力,写成了《汉书》。

汉和帝永元初年,班固随窦宪出征匈奴,不久窦宪因谋反案被诛,班固也受牵连被捕,死于狱中。

《汉书》中的八“表”与“天文志”是由其妹    班昭   和同郡人马续续成的。

  班固的《汉书》是我国之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体例模仿《史记》,但略有变更。

全书有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起自汉高祖,止于王莽,记西汉一代二百三十年间史实。

《汉书》评价历史人物往往从封建正统观念出发,以儒家的 *** 道德作为标准,如对陈涉、    项羽   加以贬抑,即是显例。

历来《汉书》与《史记》并称,史学家    刘知几   说《汉书》“言皆精炼,事甚该密”(《史通·六家》),则是其特色。

  【题解】汉武帝开始对匈奴进行长期的讨伐战争,其中取得了三次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时间为公元前127年、前121年、前119年。

匈奴的威势大大削弱之后,表示愿意与汉讲和,但双方矛盾还是根深蒂固。

所以,到公元前100年,    苏武   出使匈奴时,却被扣留,并迫使他投降。

《苏武传》集中叙写了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期间的事迹,热烈颂扬了他在敌人面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饥寒压不倒,私情无所动的浩然正气,充分肯定了他坚毅忠贞,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

  作者塑造苏武的形象相当成功。

文章不是机械地铺叙历史事件,而是经过高度取舍剪裁,集中笔墨写苏武奉命出使匈奴,以及在异国十九年的种种遭遇和表现,主题鲜明,形象突出。

   李陵   劝降和送别两节,用对比和衬托手法刻画、烘托苏武,生动地再现了人物的性格和节操,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1],兄弟并为郎[2],稍迁至栘中厩监[3]。

时汉连伐胡,数通使相窥观[4]。

匈奴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辈[5]。

匈奴使来,汉亦留之以相当[6]。

  天汉元年[7],且鞮侯单于初立[8],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

”尽归汉使路充国等。

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9];
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10]。

既至匈奴,置币遗单于。

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

  方欲发使送武等,会缑王与长水虞常等谋反匈奴中[11]。

缑王者,昆邪王姊子也[12],与昆邪王俱降汉,后随浞野侯没胡中[13]。

及卫律所降者[14],阴相与谋劫单于母阏氏归汉[15]。

会武等至匈奴。

虞常在汉时,素与副张胜相知,私候胜,曰:“闻汉天子甚怨卫律,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

吾母与弟在汉,幸蒙其赏赐。

”张胜许之,以货物与常。

  后月余,单于出猎,独阏氏子弟在。

虞常等七十余人欲发;
其一人夜亡,告之。

单于子弟发兵与战,缑王等皆死,虞常生得。

单于使卫律治其事。

张胜闻之,恐前语发,以状语武。

武曰:“事如此,此必及我。

见犯乃死,重负国!”欲自杀,胜、惠共止之。

虞常果引张胜。

单于怒,召诸贵人议,欲杀汉使者。

左伊秩訾曰[16]:“即谋单于,何以复加?宜皆降之。

”单于使卫律召武受辞[17],武谓惠等:“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引佩刀自刺。

卫律惊,自抱持武,驰召医。

凿地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

武气绝,半日复息。

惠等哭,舆归营[18]。

单于壮其节,朝夕遣人候问武,而收系张胜。

  武益愈,单于使使晓武,会论虞常,欲因此时降武。

剑斩虞常已,律曰:“汉使张胜,谋杀单于近臣,当死。

单于募降者赦罪。

”举剑欲击之,胜请降。

律谓武曰:“副有罪,当相坐[19]。

”武曰:“本无谋,又非亲属,何谓相坐?”复举剑拟之,武不动。

律曰:“苏君!律前负汉归匈奴,幸蒙大恩,赐号称王;
拥众数万,马畜弥山[20],富贵如此!苏君今日降,明日复然。

空以身膏草野[21],谁复知之!”武不应。

律曰:“君因我降,与君为兄弟。

今不听吾计,后虽欲复见我,尚可得乎?”   武骂律曰:“女为人臣子,不顾恩义,畔主背亲,为降虏于蛮夷,何以女为见[22]!且单于信女,使决人死生;
不平心持正,反欲斗两主[23],观祸败!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24]。

宛王杀汉使者,头县北阙[25]。

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26]。

独匈奴未耳。

若知我不降明,欲令两国相攻。

匈奴之祸,从我始矣!”律知武终不可胁,白单于。

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

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旃毛并咽之[27],数日不死。

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28],使牧羝,羝乳乃得归[29]。

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

  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30]。

仗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

积五六年,单于弟於靬王弋射海上[31]。

武能网纺缴[32],檠弓弩[伎33],於靬王爱之,给其衣食。

三岁余,王病,赐武马畜、服匿、穹庐[34]。

王死后,人众徙去。

其冬,丁令盗武牛羊[35],武复穷厄。

  初,武与李陵俱为侍中[36]。

武使匈奴明年,陵降,不敢求武。

久之,单于使陵至海上,为武置酒设乐。

因谓武曰:“单于闻陵与子卿素厚,故使陵来说足下,虚心欲相待。

终不得归汉,空自苦亡人之地,信义安所见乎?前长君为奉车[37],从至雍棫阳宫[38],扶辇下除[39],触柱折辕,劾大不敬[40],伏剑自刎,赐钱二百万以葬。

孺卿从祠河东后土[41],宦骑与黄门驸马争船[42],推堕驸马河中溺死。

宦骑亡,诏使孺卿逐捕,不得,惶恐饮药而死。

来时,太夫人已不幸[43],陵送葬至阳陵[44]。

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

独有女弟二人[45],两女一男,今复十余年,存亡不可知。

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陵始降时,忽忽如狂,自痛负汉,加以老母系保宫[46],子卿不欲降,何以过陵!且陛下春秋高[47],法令亡常,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安危不可知。

子卿尚复谁为乎?愿听陵计,勿复有云!”   武曰:“武父子亡功德,皆为陛下所成就,位列将[48],爵通侯[49],兄弟亲近,常愿肝脑涂地。

今得杀身自效,虽蒙斧钺汤镬[50],诚甘乐之。

臣事君,犹子事父也;
子为父死,亡所恨。

愿勿复再言!”   陵与武饮数日,复曰:“子卿壹听陵言。

”武曰:“自分已死久矣!王必欲降武,请毕今日之驩,效死于前!”陵见其至诚,喟然叹曰:“嗟乎,义士!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因泣下沾衿,与武决去。

陵恶自赐武,使其妻赐武牛羊数十头。

  后陵复至北海上,语武:“区脱捕得云中生口[51],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曰上崩[52]。

”武闻之,南向号哭,欧血,旦夕临数月。

  昭帝即位[53],数年,匈奴与汉和亲。

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

后汉使复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

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54],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

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

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

”于是李陵置酒贺武曰:“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

虽古竹帛所载[55],丹青所画[56],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57],令汉且贳陵罪[58],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59],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壹别长绝!”陵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

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

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陵泣下数行,因与武决。

单于召会武官属,前已降及物故,凡随武还者九人。

  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师[60]。

诏武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61]。

拜为典属国[62],秩中二千石[63];
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

常惠、徐圣、赵终根皆拜为中郎,赐帛各二百匹。

其余六人老,归家,赐钱人十万,复终身。

常惠后至右将军,封列侯,自有传。

武留匈奴凡十九岁[64],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65],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

初桀、安与大将军霍光争权[66],数疏光过失予燕王,令上书告之。

又言苏武使匈奴二十年,不降,还乃为典属国。

大将军长史无功劳[67],为搜粟都尉,光颛权自恣。

及燕王等反诛,穷治党与,武素与桀、弘羊有旧,数为燕王所讼,子又在谋中,廷尉奏请逮捕武[68]。

霍光寝其奏[69],免武官。

  数年,昭帝崩。

武以故二千石与计谋立宣帝[70],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71]。

久之,卫将军张安世荐武明习故事[72],奉使不辱命,先帝以为遗言[73]。

宣帝即时召武待诏宦者署[74]。

数进见,复为右曹典属国[75]。

以武著节老臣,令朝朔望,号称祭酒[76],甚优宠之。

武所得赏赐,尽以施予昆弟故人,家不余财。

皇后父平恩侯、帝舅平昌侯、乐昌侯、车骑将军韩增、丞相魏相、御史大夫丙吉,皆敬重武[77]。

  武年老,子前坐事死,上闵之。

问左右:“武在匈奴久,岂有子乎?”武因平恩侯自白:“前发匈奴时,胡妇适产一子通国,有声问来,原因使者致金帛赎之。

”上许焉。

后通国随使者至,上以为郎。

又以武弟子为右曹[78]。

  武年八十余,神爵二年病卒[79]。

……   ——选自中华书局标点本《汉书·李广苏建传》   苏武字子卿,年轻时凭着父亲的职位,兄弟三人都做了皇帝的侍从,并逐渐被提升为掌管皇帝鞍马鹰犬射猎工具的官。

当时汉朝廷不断讨伐匈奴,多次互派使节彼此暗中侦察。

匈奴扣留了汉使节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批人。

匈奴使节前来,汉朝庭也扣留他们以相抵。

  公元前一○○年,且鞮刚刚立为单于,唯恐受到汉的袭击,于是说:“汉皇帝,是我的长辈。

”全部送还了汉廷使节路充国等人。

汉武帝赞许他这种通晓情理的做法,于是派遣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出使,持旄节护送扣留在汉的匈奴使者回国,顺便送给单于很丰厚的礼物,以答谢他的好意。

苏武同副中郎将张胜以及临时委派的使臣属官常惠等,加上招募来的士卒、侦察人员百多人一同前往。

到了匈奴那里,摆列财物赠给单于。

单于越发傲慢,不是汉所期望的那样。

  单于正要派使者护送苏武等人归汉,适逢缑王与长水人虞常等人在匈奴内部谋反。

缑 王是昆邪王姐姐的儿子,与昆邪王一起降汉,后来又跟随浞野侯赵破奴重新陷胡地,在卫律统率的那些投降者中,暗****同策划绑架单于的母亲阏氏归汉。

正好碰上苏武等人到匈奴。

虞常在汉的时候,一向与副使张胜有交往,私下拜访张胜,说:“听说汉天子很怨恨卫律,我虞常能为汉廷埋伏弩弓将他射死。

我的母亲与弟弟都在汉,希望受到汉廷的照顾。

”张胜许诺了他,把财物送给了虞常。

  一个多月后,单于外出打猎,只有阏氏和单于的子弟在家。

虞常等七十余人将要起事,其中一人夜晚逃走,把他们的计划报告了阏氏及其子弟。

单于子弟发兵与他们交战,缑王等都战死;
虞常被活捉。

单于派卫律审处这一案件。

张胜听到这个消息,担心他和虞常私下所说的那些话被揭发,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苏武。

苏武说:“事情到了如此地步,这样一定会牵连到我们。

受到侮辱才去死,更对不起国家!”因此想自杀。

张胜、常惠一起制止了他。

虞常果然供出了张胜。

单于大怒,召集许多贵族前来商议,想杀掉汉使者。

左伊秩訾说:“假如是谋杀单于,又用什么更严的刑法呢?应当都叫他们投降。

”单于派卫律召唤苏武来受审讯。

苏武对常惠说:“丧失气节、玷辱使命,即使活着,还有什么脸面回到汉廷去呢!”说着拔出佩带的刀自刎,卫律大吃一惊,自己抱住、扶好苏武,派人骑快马去找医生。

医生在地上挖一个坑,在坑中点燃微火,然后把苏武脸朝下放在坑上,轻轻地敲打他的背部,让淤血流出来。

苏武本来已经断了气,这样过了好半天才重新呼吸。

常惠等人哭泣着,用车子把苏武拉回营帐。

单于钦佩苏武的.节操,早晚派人探望、询问苏武,而把张胜逮捕监禁起来。

  苏武的伤势逐渐好了。

单于派使者通知苏武,一起来审处虞常,想借这个机会使苏武投降。

剑斩虞常后,卫律说:“汉使张胜,谋杀单于亲近的大臣,应当处死。

单于招降的人,赦免他们的罪。

”举剑要击杀张胜,张胜请求投降。

卫律对苏武说:“副使有罪,应该连坐到你。

”苏武说:“我本来就没有参予谋划,又不是他的亲属,怎么谈得上连坐?”卫律又举剑对准苏武,苏武岿然不动。

卫律说:“苏君!我卫律以前背弃汉廷,归顺匈奴,幸运地受到单于的大恩,赐我爵号,让我称王;
拥有奴隶数万、马和其他牲畜满山,如此富贵!苏君你今日投降,明日也是这样。

白白地用身体给草地做肥料,又有谁知道你呢!”苏武毫无反应。

卫律说:“你顺着我而投降,我与你结为兄弟;
今天不听我的安排,以后再想见我,还能得到机会吗?”   苏武痛骂卫律说:“你做人家的臣下和儿子,不顾及恩德义理,背叛皇上、抛弃亲人,在异族那里做投降的奴隶,我为什么要见你!况且单于信任你,让你决定别人的死活,而你却居心不平,不主持公道,反而想要使汉皇帝和匈奴单于二主相斗,旁观两国的灾祸和损失!南越王杀汉使者,结果九郡被平定。

宛王杀汉使者,自己头颅被悬挂在宫殿的北门。

朝鲜王杀汉使者,随即被讨平。

唯独匈奴未受惩罚。

你明知道我决不会投降,想要使汉和匈奴互相攻打。

匈奴灭亡的灾祸,将从我开始了!”卫律知道苏武终究不可胁迫投降,报告了单于。

单于越发想要使他投降,就把苏武囚禁起来,放在大地窖里面,不给他喝的吃的。

天下雪,苏武卧着嚼雪,同毡毛一起吞下充饥,几日不死。

匈奴以为神奇,就把苏武迁移到北海边没有人的地方,让他放牧公羊,说等到公羊生了小羊才得归汉。

同时把他的部下及其随从人员常惠等分别安置到别的地方。

  苏武迁移到北海后,粮食运不到,只能掘取野鼠所储藏的野生果实来吃。

他拄着汉廷的符节牧羊,睡觉、起来都拿着,以致系在节上的牦牛尾毛全部脱尽。

一共过了五、六年,单于的弟弟於靬王到北海上打猎。

苏武会编结打猎的网,矫正弓弩,於靬王颇器重他,供给他衣服、食品。

三年多过后,於靬王得病,赐给苏武马匹和牲畜、盛酒酪的瓦器、圆顶的毡帐篷。

王死后,他的部下也都迁离。

这年冬天,丁令人盗去了苏武的牛羊,苏武又陷入穷困。

  当初,苏武与李陵都为侍中。

苏武出使匈奴的第二年,李陵投降匈奴,不敢访求苏武。

时间一久,单于派遣李陵去北海,为苏武安排了酒宴和歌舞。

李陵趁机对苏武说:“单于听说我与你交情一向深厚,所以派我来劝说足下,愿谦诚地相待你。

你终究不能回归本朝了,白白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受苦,你对汉廷的信义又怎能有所表现呢?以前你的大哥苏嘉做奉车都尉,跟随皇上到雍的棫宫,扶着皇帝的车驾下殿阶,碰到柱子,折断了车辕,被定为大不敬的罪,用剑自杀了,只不过赐钱二百万用以下葬。

你弟弟孺卿跟随皇上去祭祀河东土神,骑着马的宦官与驸马争船,把驸马推下去掉到河中淹死了。

骑着马的宦官逃走了。

皇上命令孺卿去追捕,他抓不到,因害怕而服毒自杀。

我离开长安的时候,你的母亲已去世,我送葬到阳陵。

你的夫人年纪还轻,听说已改嫁了,家中只有两个妹妹,两个女儿和一个男孩,如今又过了十多年,生死不知。

人生像早晨的露水,何必长久地像这样折磨自己!我刚投降时,终日若有所失,几乎要发狂,自己痛心对不起汉廷,加上老母拘禁在保宫,你不想投降的心情,怎能超过当时我李陵呢!并且皇上年纪大了,法令随时变更,大臣无罪而全家被杀的有十几家,安危不可预料。

你还打算为谁守节呢?希望你听从我的劝告,不要再说什么了!”   苏武说:“我苏武父子无功劳和恩德,都是皇帝栽培提拔起来的,官职升到列将,爵位封为通侯,兄弟三人都是皇帝的亲近之臣,常常愿意为朝庭牺牲一切。

现在得到牺牲自己以效忠国家的机会,即使受到斧钺和汤镬这样的极刑,我也心甘情愿。

大臣效忠君王,就像儿子效忠父亲,儿子为父亲而死,没有什么可恨,希望你不要再说了!”   李陵与苏武共饮了几天,又说:“你一定要听从我的话。

”苏武说:“我料定自己已经是死去的人了!单于一定要逼迫我投降,那么就请结束今天的欢乐,让我死在你的面前!”李陵见苏武对朝廷如此真诚,慨然长叹道:“啊,义士!我李陵与卫律的罪恶,上能达天!”说着眼泪直流,浸湿了衣襟,告别苏武而去。

李陵不好意思亲自送礼物给苏武,让他的妻子赐给苏武几十头牛羊。

  后来李陵又到北海,对苏武说:“边界上抓住了云中郡的一个俘虏,说太守以下的官吏百姓都穿白的丧服,说是皇上死了。

”苏武听到这个消息,面向南放声大哭,吐血,每天早晚哭吊达几月之久。

  汉昭帝登位,几年后,匈奴和汉达成和议。

汉廷寻求苏武等人,匈奴撒谎说苏武已死。

后来汉使者又到匈奴,常惠请求看守他的人同他一起去,在夜晚见到了汉使,原原本本地述说了几年来在匈奴的情况。

告诉汉使者要他对单于说:“天子在上林苑中射猎,射得一只大雁,脚上系着帛书,上面说苏武等人在北海。

”汉使者万分高兴,按照常惠所教的话去责问单于。

单于看着身边的人十分惊讶,向汉使道歉说:“苏武等人的确还活着。

”于是李陵安排酒筵向苏武祝贺,说:“今天你还归,在匈奴中扬名,在汉皇族中功绩显赫。

即使古代史书所记载的事迹,图画所绘的人物,怎能超过你!我李陵虽然无能和胆怯,假如汉廷姑且宽恕我的罪过,不杀我的老母,使我能实现在奇耻大辱下积蓄已久的志愿,这就同曹沫在柯邑订盟可能差不多,这是以前所一直不能忘记的!逮捕杀戮我的全家,成为当世的奇耻大辱,我还再顾念什么呢?算了吧,让你了解我的心罢了!我已成异国之人,这一别就永远隔绝了!”李陵起舞,唱道:“走过万里行程啊穿过了沙漠,为君王带兵啊奋战匈奴。

归路断绝啊刀箭毁坏,兵士们全部死亡啊我的名声已败坏。

老母已死,虽想报恩何处归!”李陵泪下纵横,于是同苏武永别。

单于召集苏武的部下,除了以前已经投降和死亡的,总共跟随苏武回来的有九人。

  苏武于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春回到长安。

昭帝下令叫苏武带一份祭品去拜谒武帝的陵墓和祠庙。

任命苏武做典属国,俸禄中二千石;
赐钱二百万,官田二顷,住宅一处。

常惠、徐圣、赵终根都任命为皇帝的侍卫官,赐给丝绸各二百匹。

其余六人,年纪大了,回家,赐钱每人十万,终身免除徭役。

常惠后来做到右将军,封为列侯,他自己也有传记。

苏武被扣在匈奴共十九年,当初壮年出使,等到回来,胡须头发全都白了。

  苏武归汉第二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苏武的儿子苏元因参与上官安的阴谋,而被处死。

起初,上官桀、上官安与大将军霍光争权,上官桀父子屡次把霍光的过失记下交给燕王,使燕王上书给皇帝,告发霍光。

又说苏武出使匈奴二十年,不投降,回到汉廷后,只做典属国。

而大将军属下的长史官并无功劳,却被提升为搜粟都尉,霍光专权放肆。

等到燕王等人谋反,被杀,追查处治同谋的人,苏武一向与上官桀、桑弘羊有旧交,燕王又因苏武功高而官小数次上书,替他抱不平,他的儿子又参与了谋反,主管刑狱的官员上书请求逮捕苏武。

霍光把刑狱官的奏章搁置起来,只免去了苏武的官职。

  过了几年,昭帝死了。

苏武以从前任二千石官的身份,参与了谋立宣帝的计划,赐封爵位关内侯,食邑 三百户。

过了很久,卫将军张安世推荐说苏武通达熟悉朝章典故,出使不辱君命,昭帝遗言曾讲到苏武的这两点长处。

宣帝召来苏武在宦者令的衙门听候宣召。

多次进见,又做了右曹典属国。

因苏武是节操显著的老臣,只令他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两日入朝,尊称他为德高望重的“祭酒”,非常优宠他。

苏武把所得的赏赐,全部施送给弟弟苏贤和过去的邻里朋友,自己家中不留一点财物。

皇后的父亲平恩侯、宣帝的舅舅平昌侯和乐昌侯、车骑将军韩增、丞相魏相、御史大夫丙吉,都很敬重苏武。

  苏武年老了,他的儿子以前被处死,皇帝怜悯他。

问左右的人:“苏武在匈奴很久,有儿子吗?”苏武通过平恩侯向宣帝陈述:“以前在匈奴发配时,娶的匈奴妇人正好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叫通国,有消息传来,想通过汉使者送去金银、丝绸,把男孩赎回来。

”皇帝答应了。

后来通国随汉使者回到了汉朝,皇帝让他做了郎官。

又让苏武弟弟的儿子做了右曹。

  苏武活到八十多岁,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病亡。

  (冯海荣)。

历史人物介绍

【音乐】 嵇康: 嵇康,字叔夜,本姓奚,祖籍会稽(今浙江绍兴),“竹林七贤”的领袖人物。

三国时魏末诗人与音乐家,玄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嵇康从小喜爱音乐,有极高的音乐天赋。

他精于笛,妙于琴,善于音律。

他创作的《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首琴曲被称为“嵇氏四弄”,是中国古代一组著名琴曲,与东汉的“蔡氏五弄”合称“九弄,尤其善于演奏《广陵散》。

嵇康对那些传世久远、名目堂皇的教条礼法不以为然,更深恶痛绝那些乌烟瘴气、尔谀我诈的官场仕途。

他宁愿在洛阳城外做一个默默无闻而自由自在的打铁匠,也不愿与竖子们同流合污。

他如痴如醉地追求着他心中崇高的人生境界:摆脱约束,释放人性,回归自然,享受悠闲。

【诗文】 杜甫(公元712--770),汉族,字子美,河南巩县(今郑州巩义)人,世称杜工部、杜拾遗,自号少陵野老,是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为国为民,英年早衰,诗圣,世界文化名人,与李白并称“李杜”。

杜甫善于运用古典诗歌的许多体制,并加以创造性地发展。

他是新乐府诗体的开路人。

他的乐府诗,促成了中唐时期新乐府运动的发展。

他的五七古长篇,亦诗亦史,展开铺叙,而又着力于全篇的回旋往复,标志着我国诗歌艺术的高度成就。

【医药】 李时珍: 字东璧,号濒湖,湖北蕲州人,汉族。

其父李言闻是当地名医。

李时珍继承家学,尤其重视本草,并富有实践精神,肯于向劳动人民群众学习。

在李时珍任职太医院前后的一段时期,经长时间准备之后,李时珍开始了《本草纲目》的写作。

在编写过程中,他脚穿草鞋,身背药篓,带着学生和儿子建元,翻山越岭,访医采药,倾听了千万人的意见,参阅各种书籍800多种,历时27年,终于在他61岁那年(1578年)写成。

【兵法】 孙武 也就是孙子,出生于约公元前552年,字长卿,后人又尊称孙武子,齐国乐安人,汉族。

公元前552年,即孔子出生的前一年,在齐国都城临淄以北的莒邑,诞生了一位伟大的 *** 家和 *** 理论家。

他就是被后世并称为山东文武两圣人之一的武圣,也称“兵圣”——孙武。

春秋时期更优秀的统帅无疑是孙武,即使在世界上,他也是最伟大的 *** 理论家,我曾说过,只要《孙子兵法》存在,世界上一切伟大的兵书都只能是第二流的。

《孙子兵法》是无与伦比的。

孙武同样也擅长指挥,柏举之战就是中国战争史上灵活用兵,以少胜多的典型战役。

【思想家】 孔子(前551.9.28—前479.4.11)名丘,字仲尼,春秋鲁国人,汉族,生于鲁国陬邑昌平乡(今山东省曲阜市东南的鲁源村)。

逝世后葬于曲阜城北泗水之上,即今日孔林所在地。

孔子对后世影响深远,他在世时已被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千古圣人”,是当时社会上最博学者之一,并且被后世尊为至圣(圣人之中的圣人)、万世师表。

曾修《诗》、《书》,定《礼》 、《乐》,序《周易》,作《春秋》。

孔子的思想及儒家学说对后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论语》是儒家的经典著作,由孔子的弟子及再传弟子编纂而成,是一本记录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