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美散文正文

推荐一本书巴金散文(推荐一本巴金的书600字)

wangchaowh 优美散文 2024-02-12 19:37:02 1 0

巴金散文集代表作有哪些?

巴金散文集有:《海行》、《旅途随笔》、《巴金自传》、《点滴》、《生之忏悔》、《忆》、《短简》、《控诉》、《梦与醉》、《旅途通讯》、《感想》、《黑土》、《无题》、《龙·虎·狗》、《废园外》、《旅途杂记》、《怀念》、《静夜的悲剧》、《纳粹杀人工厂——奥斯威辛》、《华沙城的节日》、《生活在英雄们的中间》、《保卫和平的人们》等。

巴金简介:巴金(1904年11月25日—2005年10月17日),男,汉族,四川成都人,祖籍浙江嘉兴。

巴金原名李尧棠,另有笔名佩竿、极乐、黑浪、春风等,字芾甘,中国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

巴金1904年11月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五四运动后,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

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巴金在文革后撰写的《随想录》,内容朴实、感情真挚,充满着作者的忏悔和自省,巴金因此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

巴金的散文有那些?

一、《寂寞》一株被扎过了的梅花在盆里死了,她的一生原是这样的寂寞啊!二、《一生》未开的——含苞了;
将开的——开放了;
已开的——凋残了;
花儿静悄悄地过了她的一生。

三、《日》为着追求光和热,将身子扑向灯火,终于死在灯下,或者浸在油中,飞蛾是值得赞美的。

在最后的一瞬间它得到光,也得到热了。

我怀念上古的夸父,他追赶日影,渴死在旸谷。

为着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

生命是可爱的。

但寒冷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

没有了光和热,这人间不是会成为黑暗的寒冷世界吗?倘使有一双翅膀,我甘愿做人间的飞蛾。

我要飞向火热的日球,让我在眼前一阵光、身内一阵热的当儿,失去知觉,而化作一阵烟,一撮灰。

四、《黑夜行舟》天暮了,在这渺渺的河中, 我们的小舟究竟归向何处? 远远的红灯啊, 请挨近一些儿罢!五、《月》每次对着长空的一轮皓月,我会想:在这时候某某人也在凭栏望月吗?圆月犹如一面明镜,高悬在蓝空。

我们的面影都该留在镜里吧,这镜里一定有某某人的影子。

寒夜对镜,只觉冷光扑面。

面对凉月,我也有这感觉。

在海上,山间,园内,街中,有时在静夜里一个人立在都市的高高露台上,我望着明月,总感到寒光冷气侵入我的身子。

冬季的深夜,立在小小庭院中望见落了霜的地上的月色,觉得自己衣服上也积了很厚的霜似的。

的确,月光冷得很。

我知道死了的星球是不会发出热力的。

月的光是死的光。

但是为什么还有姮娥奔月的传说呢?难道那个服了不死之药的美女便可以使这已死的星球再生么?或者她在那一面明镜中看见了什么人的面影吧。

扩展资料:巴金1904年11月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五四运动后,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

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巴金在文革后撰写的《随想录》,内容朴实、感情真挚,充满着作者的忏悔和自省,巴金因此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

巴金的语言风格特征明显,总体来说他的语言是热烈、明快、朴素的,然而就情感对语言的影响,又可分为前后两期来看待。

前期以青春 *** 的抒情语言风格著称,感染性极强,故而巴金前期以《家》为代表的小说受到青年人的热烈追捧。

巴金前期作品语言的气势和节奏激越奔肆,一泻千里,无法以迁回婉转,含蓄凝炼对其加以规范;
热烈酣畅,平白真率才是其方圆。

这种显示着“语句和生命是进合为一的”语言,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参考资料来源:--巴金。

巴金散文集代表作有哪些?

巴金散文集有:《海行》、《旅途随笔》、《巴金自传》、《点滴》、《生之忏悔》、《忆》、《短简》、《控诉》、《梦与醉》、《旅途通讯》、《感想》、《黑土》、《无题》、《龙·虎·狗》、《废园外》、《旅途杂记》、《怀念》、《静夜的悲剧》、《纳粹杀人工厂——奥斯威辛》、《华沙城的节日》、《生活在英雄们的中间》、《保卫和平的人们》等。

巴金简介:巴金(1904年11月25日—2005年10月17日),男,汉族,四川成都人,祖籍浙江嘉兴。

巴金原名李尧棠,另有笔名佩竿、极乐、黑浪、春风等,字芾甘,中国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

巴金1904年11月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五四运动后,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

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巴金在文革后撰写的《随想录》,内容朴实、感情真挚,充满着作者的忏悔和自省,巴金因此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

巴金优美散文集

  寂静的园子   没有听见房东家的狗的声音。

现在园子里非常静。

那棵不知名的五瓣的白色小花仍然寂寞地开着。

阳光照在松枝和盆中的花树上,给那些绿叶涂上金黄|色。

天是晴朗的,我不用抬起眼睛就知道头上是晴空万里。

  忽然我听见洋铁瓦沟上有铃子响声,抬起头,看见两只松鼠正从瓦上溜下来,这两只小生物在松枝上互相追逐取乐。

它们的绒线球似的大尾巴,它们的可爱的小黑眼睛,它们颈项上的小铃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索性不转睛地望着窗外。

但是它们跑了两三转,又从藤萝架回到屋瓦上,一瞬间就消失了,依旧把这个静寂的园子留给我。

  我刚刚埋下头,又听见小鸟的叫声。

我再看,桂树枝上立着一只青灰色的白头小鸟,昂起头得意地歌唱。

屋顶的电灯线上,还有一对麻雀在吱吱喳喳地讲话。

  我不了解这样的语言。

但是我在鸟声里听出了一种安闲的快乐。

它们要告诉我的一定是它们的喜悦的感情。

可惜我不能回答它们。

我把手一挥,它们就飞走了。

我的话不能使它们留住,它们留给我一个园子的静寂。

不过我知道它们过一阵又会回来的。

  现在我觉得我是这个园子里唯一的生物了。

我坐在书桌前俯下头写字,没有一点声音来打扰我。

我正可以把整个心放在纸上。

但是我渐渐地烦躁起来。

这静寂像一只手慢慢地挨近我的咽喉。

我感到呼吸不畅快了。

这是不自然的静寂。

这是一种灾祸的预兆,就像暴雨到来前那种沉闷静止的空气一样。

  我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

我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我不能够静下心来。

我一定是在等待什么东西。

我在等待空袭警报;
或者我在等待房东家的狗吠声,这就是说,预行警报已经解除,不会有空袭警报响起来,我用不着准备听见凄厉的汽笛声(空袭警报)就锁门出去。

近半月来晴天有警报差不多成了常例。

  可是我的等待并没有结果。

小鸟回来后又走了;
松鼠们也来过一次,但又追逐地跑上屋顶,我不知道它们消失在什么地方。

从我看不见的正面楼房屋顶上送过来一阵的乌鸦叫。

这些小生物不知道人间的事情,它们不会带给我什么信息。

  我写到上面的一段,空袭警报就响了。

我的等待果然没有落空。

这时我觉得空气在动了。

我听见巷外大街上汽车的叫声。

我又听见飞机的发动机声,这大概是民航机飞出去躲警报。

有时我们的驱逐机也会在这种时候排队飞出,等着攻击敌机。

我不能再写了,便拿了一本书锁上园门,匆匆地走到外面去。

  在城门口经过一阵可怕的拥挤后,我终于到了郊外。

在那里耽搁了两个多钟头,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还在草地上吃了他们带出去的午餐。

警报解除后,我回来,打开锁,推开园门,迎面扑来的仍然是一个园子的静寂。

  我回到房间,回到书桌前面,打开玻璃窗,在继续执笔前还看看窗外。

树上,地上,满个园子都是阳光。

墙角一丛观音竹微微地在飘动它们的尖叶。

一只大苍蝇带着嗡嗡声从开着的窗飞进房来,在我的头上盘旋。

一两只乌鸦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叫。

一只黄|色小蝴蝶在白色小花间飞舞。

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在对面屋瓦上响起来,又是那两只松鼠从高墙沿着洋铁滴水管溜下来。

它们跑到那个支持松树的木架上,又跑到架子脚边有假山的水池的石栏杆下,在那里追逐了一回,又沿着木架跑上松枝,隐在松叶后面了。

松叶动起来,桂树的小枝也动了,一只绿色小鸟刚刚歇在那上面。

  狗的声音还是听不见。

我向右侧着身子去看那条没有阳光的窄小过道。

房东家的小门紧紧地闭着。

这些时候那里就没有一点声音。

大概这家人大清早就到城外躲警报去了,现在还不曾回来。

他们回来恐怕在太阳落坡的时候。

那条肥壮的黄狗一定也跟着他们“
疏散”
了,否则会有狗抓门的声音送进我的耳里来。

  我又坐在窗前写了这许多字。

还是只有乌鸦和小鸟的叫声陪伴我。

苍蝇的嗡嗡声早已寂灭了。

现在在屋角又响起了老鼠啃东西的声音。

都是响一回又静一回的,在这个受着轰炸威胁的城市里我感到了寂寞。

  然而像一把刀要划破万里晴空似的,嘹亮的机声突然响起来。

这是我们自己的飞机。

声音多么雄壮,它扫除了这个园子的静寂。

我要放下笔到庭院中去看天空,看那些背负着金色阳光在蓝空里闪耀的灰色大蜻蜒。

那是多么美丽的景象。

  1940年10月11日在昆明   繁星   我爱月夜,但我也爱星天。

从前在家乡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我更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

望着星天,我就会忘记一切,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似的。

  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后门,每晚我打开后门,便看见一个静寂的夜。

下面是一片菜园,上面是星群密布的蓝天。

星光在我们的肉眼里虽然微小,然而它使我们觉得光明无处不在。

那时候我正在读一些关于天文学的书,也认得一些星星,好像它们就是我的朋友,它们常常在和我谈话一样。

  如今在海上,每晚和繁星相对,我把它们认得很熟了。

我躺在舱面上,仰望天空。

深蓝色的天空里悬着无数半明半昧的星。

船在动,星也在动,它们是这样低,真是摇摇欲坠呢!渐渐地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好像看见无数萤火虫在我的周围飞舞。

海上的夜是柔和的,是静寂的,是梦幻的。

我望着那许多认识的星,我仿佛看见它们在对我霎眼,我仿佛听见它们在小声说话。

这时我忘记了一切。

在星的怀抱中我微笑着,我沉睡着。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孩子,现在睡在母亲的怀里了。

  有一夜,那个在哥伦波上船的英国人指给我看天上的巨人。

他用手指着:那四颗明亮的星是头,下面的几颗是身子,这几颗是手,那几颗是腿和脚,还有三颗星算是腰带。

经他这一番指点,我果然看清楚了那个天上的巨人。

看,那个巨人还在跑呢!   1927年1月   鸟的天堂   我们在陈的小学校里吃了晚饭。

热气已经退了。

太阳落下了山坡,只留下一段灿烂的红霞在天边,在山头,在树梢。

  “
我们划船去!”
陈提议说。

我们正站在学校门前池子旁边看山景。

  “
好,”
别的朋友高兴地接口说。

  我们走过一段石子路,很快地就到了河边。

那里有—
个茅草搭的水阁。

穿过水阁,在河边两棵大树下我们找到了几只小船。

  我们陆续跳在一只船上。

一个朋友解开绳子,拿起竹竿一拨,船缓缓地动了,向河中间流去。

  三个朋友划着船,我和叶坐在船中望四周的景致。

  远远地一座塔耸立在山坡上,许多绿树拥抱着它。

在这附近很少有那样的塔,那里就是朋友叶的家乡。

  河面很宽,白茫茫的水上没有波浪。

船平静地在水面流动。

三只桨有规律地在水里拨动。

  在一个地方河面变窄了。

一簇簇的绿叶伸到水面来。

树叶绿得可爱。

这是许多棵茂盛的榕树,但是我看不出树干在什么地方。

  我说许多棵榕树的时候,我的错误马上就给朋友们纠正了,一个朋友说那里只有一棵榕树,另一个朋友说那里的榕树是两棵。

我见过不少的大榕树,但是像这样大的榕树我却是之一次看见。

  我们的船渐渐地逼近榕树了。

我有了机会看见它的真面目:是一棵大树,有着数不清的桠枝,枝上又生根,有许多根一直垂到地上,进了泥土里。

一部分的树枝垂到水面,从远处看,就像一棵大树躺在水上一样。

  现在正是枝叶繁茂的时节(树上已经结了小小的果子,而且有许多落下来了。

)这棵榕树好像在把它的全部生命力展览给我们看。

那么多的绿叶,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缝隙。

翠绿的颜色明亮地在我们的眼前闪耀,似乎每一片树叶上都有一个新的生命在颤动,这美丽的南国的树!   船在树下泊了片刻,岸上很湿,我们没有上去。

朋友说这里是“
鸟的天堂”
,有许多只鸟在这棵树上做窝,农民不许人捉它们。

我仿佛听见几只鸟扑翅的声音,但是等到我的眼睛注意地看那里时,我却看不见一只鸟的影子。

只有无数的树根立在地上,像许多根木桩。

地是湿的,大概涨潮时河水常常冲上岸去。


鸟的天堂”
里没有一只鸟,我这样想道。

船开了。

一个朋友拨着船,缓缓地流到河中间去。

  在河边田畔的小径里有几棵荔枝树。

绿叶丛中垂着累累的红色果子。

我们的船就往那里流去。

一个朋友拿起桨把船拨进一条小沟。

在小径旁边,船停住了,我们都跳上了岸。

  两个朋友很快地爬到树上去,从树上抛下几枝带叶的荔枝,我同陈和叶三个人站在树下接。

等到他们下地以后,我们大家一面吃荔枝,一面走回船上去。

  第二天我们划着船到叶的家乡去,就是那个有山有塔的地方。

从陈的小学校出发,我们又经过那个“
鸟的天堂”

  这一次是在早晨,阳光照在水面上,也照在树梢。

一切都显得非常明亮。

我们的船也在树下泊了片刻。

  起初四周非常清静。

后来忽然起了一声鸟叫。

朋友陈把手一拍,我们便看见一只大鸟飞起来,接着又看见第二只,第三只。

我们继续拍掌。

很快地这个树林变得很热闹了。

到处都是鸟声,到处都是鸟影。

大的,小的,花的,黑的,有的站在枝上叫,有的飞起来,有的在扑翅膀。

  我注意地看。

我的眼睛真是应接不暇,看清楚这只,又看漏了那只,看见了那只,第三只又飞走了。

一只画眉飞了出来,给我们的拍掌声一惊,又飞进树林,站在一根小枝上兴奋地唱着,它的歌声真好听。

  “
走吧,”
叶催我道。

  小船向着高塔下面的乡村流去的时候,我还回过头去看留在后面的茂盛的榕树。

我有一点的留恋的心情。

昨天我的眼睛骗了我。


鸟的天堂”
的确是鸟的天堂啊!   1933的6月在广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