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随笔正文

赞美外婆现代的散文诗朗诵(赞美祖国的散文诗朗诵)

wangchaowh 散文随笔 2024-02-11 03:37:01 1 0

外婆的现代诗歌

外婆现代诗歌

外婆的优秀散文

  小时候很喜欢走亲戚,走得最勤的自然是外婆家了。

  不知道是因为奶奶家距离近,外婆家距离远,还是因为奶奶待我不如外婆对我好,记忆中,奶奶远没有外婆令人亲。

  我是家中长子,母亲宠爱,居然让我吃了两年奶水,可这样反而断不了奶,母亲没有办法,决定把我放到外婆家去脱奶。

之一次离开母亲怀抱,对于年幼无知的我而言,是非常伤心难过的事。

别的很多事都不存记忆中,而唯有这个经历,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母亲把我带到外婆家,吃过午饭,把我交给外婆抱,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抽身而走。

也许因为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母亲,使得我对母亲的依赖特别大,所以一时不见了母亲,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并死乞白赖地立即向外婆要妈妈。

外婆百般哄骗,而我没见到母亲,就是不信,便哭着,叫着,闹着,动着,要外婆抱着我去母亲带我来时走的后门找妈妈。

外婆拿来吃的,玩的,我全部不要,她对我不知如何是好,哄劝无效,无计可施,任凭我哭得死去活来,昏天黑地。

在那时,母亲就是我的一切,外婆再怎么安抚我,都无济于事,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见到母亲。

  在外婆家起初的日子,是度日如年的,我伤心欲绝,可又无可奈何。

不知不觉,竟然在外婆家待了足足一个月,等母亲来接我的时候,我已经可以不用再吃她的奶了。

  在外婆家,我度过了人生里最艰难的时期,现在想来,能够离开母亲的怀抱,未尝不是一种生命的成长。

  长大懂事后,一有时间和空闲,我就多半会去外婆家,可能因为外婆家桃李芬芳,橘柚飘香,也可能因为外婆家旁有一条奔放不羁的河流,还可能因为一到晚上的时候外公就会给我们讲古,还可能因为舅舅家有很多很多的书,但是,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曾经有过在外婆家脱奶的经历,外婆对我特别的疼爱。

  外婆家的屋后,是一片果园。

园子没有围墙围着,可是果树结果的时候,并没有人来偷,那时外婆所在的重文乐家的民风很淳朴。

春暖花开,果园里的桃花开了,鲜艳而热烈,李树没有那么张扬,却也悄悄地随后开了白花。

桃树、李树品种优良,结出来的桃子水汪汪的,咬一口,又脆又甜,又香又酸,李子要晚些时候才可以吃,吃早了会酸掉大牙。

夏天的时候,外婆果园的枣树不再消瘦,“蔌蔌衣巾落枣花”,我在小时候就有很深的`体会。

外婆家的枣树多是蜜枣,也有糠枣,糠枣小,很涩,蜜枣大,很甜。

枣子是红透了的时候更好吃,咬在嘴里有时候不忍心让它一下子就囫囵了去,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多半等不到它红通通,就亟不可待地把它们送进肚子里。

秋天,就轮到柚子树来表现了。

柚子树是常青树,一年四季,阔大的叶子墨绿墨绿的,柚子小的时候,不注意是发现不到的,当它们渐渐长大,就显眼起来。

一株树上,会有很多柚子,有深绿的,有淡绿的,挂在枝头上,让人好生喜欢,外婆会时不时地拿着竹竿,把柚子的柄一挑,柚子便“噗”的一声,掉在地上,完全不必担心柚子摔碎。

大大的柚子用刀剖开,一瓣一瓣拨开皮,柚子的瓜囊很酸也很甜,非常好吃。

小小的园子里品种繁多,一年四季都不寂寞,那里是我和表弟、表妹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外婆家的房前则有一株柿子树。

柿子树又高又大,当叶子开满枝头的时候,可以阴翳一大片天地,我们会常常在树荫下纳凉。

柿子结果的时候是不动声色的,青涩的小果一串一串地躲在树叶中,等它红灯笼似的缀满各条树枝上的时候,你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景象,一株这样大的柿子树,可以结出几箩筐的果子。

外婆会不时地将红柿子摘下来给我们吃,大的青柿子,则可以放到米糠里去储藏,过几天,掏出来,红了,吃起来似乎更香甜可口。

柿子当然不能都这样处理,外婆会分给很多亲戚,自己留下的则要么储藏,要么刨去柿子皮,放在太阳底下晒干,等晒得既有些干爽,又内有水分的时候,就可以作为招待客人的点心,不仅能香很多孩子的嘴,也让大人品尝起来想吃个饱。

  小舅舅在外地工作,大舅舅大舅母都是老师,家里有很多书,随着年龄增大,我越来越喜欢爬上阁楼去翻这些被灰尘蒙住的旧书。

舅舅生有两儿一女,大表弟比我小一岁,表妹比我小三岁,外婆家还有其他年龄相当的许多的玩伴。

所以我一来,是冲着这里的热闹来的。

我们夏天是少不了要去罗塘河洗澡的。

罗塘河的河面很宽,河水通常不急,而涨大水的时候,我们就会被大人限制。

有一次,我们偷偷来到河边,我纵身跳了下去,河水很湍急,我被一下子冲到很远的下游,不是情急生智,奋力地向河堤的这边游,抓住了一株小树枝,就很可能被河水冲到礁石上,或暗沟里,或漩涡中,受伤是小事,没命了就让外婆既伤心,又不好交代了。

我以及和我一起去游水的人当然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外婆,可是这一次却把我吓得不轻,岸上的伙伴也吓得不行,自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好勇斗狠了。

不过,河里仍然是我们的乐园,我们摸鱼虾,我们打水仗,忘记回家,乐不思蜀,一般要等到大人们来喊,我们才会恋恋不舍地离开。

  也许因为外婆家在河边,所以夏天里比我家里要凉爽很多。

小姨未出嫁时,待字闺中,我也会得到她的爱抚,这也许也是我愿意去外婆家的一个因素。

小姨长得好看,喜欢打扮,所以显得洋气,我甚至还知道她的好友碧青,长长的辫子,清秀的模样,可以和小姨相媲美,她们走在一起,很像一对姊妹花。

小姨因为自己漂亮,所以心气也高,非城里人不嫁,结果还真让她嫁给了城里人。

外婆对小姨是宠爱有加的,“可怜小儿女”,小姨出嫁的时候,外婆哭得稀里哗啦。

  外婆给我的印象是老年时候的,清瘦,头发已经花白,稀疏,皱纹满脸。

她是一个小脚女人,走路细碎,叫朱碧荣,外公叫乐任公,她嫁给外公的时候据说是童养媳,善做很多的干瓜果,即使到老眼昏花的时候,她也能很快的穿针引线。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一直是与外公分开吃分开住的。

她眼里揉不进沙子,即使貌合神离,也不假装,凑合着过都不行。

她是个是非分明的人,活得很真实,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她也不怕外人和儿女们怎么看,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恩怨分明,在旧式妇女里应该是个异数。

她不逆来顺受,真正有些妇女解放的样子。

耳聋的外公竟然对她也无计可施,听之任之,外公也算得上宽容大度。

  外婆最值得称道的,我认为还是她对儿女们的教育。

她挂在嘴上的话是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

据母亲说,外婆因为吃文化的亏,所以即使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两个舅舅读书,为了儿女有出息,外婆有一年把打谷的禾框卖掉了,也要供儿子上学。

大舅舅后来考上了林业大学,小舅舅上了弋阳共大,这在当时的农村是石破天惊的,一个贫穷的农家,一下子出了两个秀才,那是非常了不得的。

外婆没有重男亲女的老思想,大女儿的我母亲读到了高小毕业,小女儿的小姨也读到了初中毕业。

  外婆最伤心的一件事,可能是小舅舅的去世,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最悲戚的,只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那颗表现得坚强的心灵罢了。

  外婆八十五岁去世,无疾而终,没有留下什么遗言,大舅把她埋在了外公一起,也许这并不对外婆的心思,可是在儿女们看来,父母生时不在一块,就在另一个世界里呆到一起吧。

外婆的一生的散文

  一缕缕清风拂过山野, 拽着一簇簇粉嘟嘟的芙蓉花迈上山顶。

不远处的丛林和近处的花草也遥相呼应,在微风中摇曳着。

风住时,它们便立刻屏声敛气,挺直腰杆安静下来,似乎也要倾听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踩着落叶,跟着笔尖,记忆仿佛永远定格在那个晨曦。

  年前我们去看望外婆,那时她已经病重,当时只见外婆四肢平摊躺在床上,面无血色,颧骨突出,双眼紧闭,一脸安详,听到我的声音,尚能点头示意。

听母亲说,她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只求快点咽下这口气——服侍了别人一辈子的人,看到一大家人围着她转,于心不安。

  外婆自从2015年起,每每入冬时节,她就犯感冒然后喘不过气,之前是只要熬过了冬天就好了。

今年的冬天万山也是异常的冷,从入冬起外婆就生病一直感冒住院,可能因为年纪大了的原因,一直没见好,医生断定已经无药可救了,然后出院回家,居然熬过了冬天。

我们都以为好了,谁知,过完年第二天病情突然恶化;
外婆一直都很积极乐观,病重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有病痛的 *** 。

最后一幕,一声痛喊,眼角滚出一股清流,然后就撒手人寰了,届时戊戌年甲寅月壬午日正月初四与世长辞,享年83岁。

  外婆于1935年6月13日出生,听说:嫁给我外公的时候是带着前夫的儿子一起嫁过来的,姨母和母亲是外婆和外公生的,外婆的前夫是刘氏,外公姓杨,所以我们表姐唤我父亲作满满(方言)。

  经常听外婆院子隔壁老人及上了年纪的邻人说起她小时候的种种磨难:没进过学堂门;
去雪地里挖菜被大雪掩埋;
大冬天每天要在冷水里洗刷三四个小时;
总是吃不饱;
要像一个妈妈一样带未来老公的五弟弟妹妹;
偶尔落个烧火的差事,却被家婆用火钳打得头皮结痂;
一家五六个孩子,做事做得最多的是她这个童养媳,被罚跪搓衣板最多的也是她;
给身体健康的家公家婆端屎倒尿;
没有吃过零食,没有穿过新衣裳……稍有常识的中老年人都知道,童养媳是受虐待群体的代名词。

外婆在成婚以前,或者说在自己的公婆去世之前,都鲜有过轻松快乐的日子,她的人生字典里,只有饥饿苦难、含辛茹苦。

  母亲总说:外婆是个吃得苦的人,做什么事都追求完美。

她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可是却思想进步,学习东西也比别人快。

那是1956年春天,她到万山开会,当接生学习员,一二十天左右的时间便学会了,然后就用新式接生法给人接生,成为十里八乡的专业接生员。

此后,方圆几十里外的人家都请外婆去帮忙,她也总是不辞辛苦、不顾白天黑夜的无私奉献着,万山特区八个乡镇,每条街道、每个村落里都留下了她长途跋涉的痕迹。

为此也落得个“热心活菩萨”的称号。

  听说:“有一次接生,临盘时胎儿的腿先伸出来,接到一半发现竟然是个葫芦胎!虽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可是,外婆却不慌不躁的从厨房拿出一个盛着热水的盆子放到床角边,旁边放着剪刀纱布之类的东西。

随之将产妇扶稳垫高,一边紧紧地握着产妇的手一边沿着脉络顺着肚皮向下擀,还不停的`冒出:“快,使劲,身体已经过半了,马上就出来了……”的激励话语。

  “啊……啊……啊……”,产妇猛地一声叫喊。

  “哇……哇……哇……”,孩子被顺利的接生下来了,她便用剪刀剪断脐带,敷上生石灰,再用纱布一圈一圈的将它缠绕着包扎好。

”忙活完已经是半夜了,她一个人赶着夜路摸着黑回的家……   次日,有客人到家里,外婆把自己舍不得吃的东西全拿出来招待客人;
外婆做得一手好菜,爱做好吃的,还经常将杂粮、粘米粉和四季豆做成粑粑、用青菜和米做成粥、用高粱粑小米粑小米饭红薯碾成粉末做成菜系和(huo)面,吃过的人都夸外婆菜做得好吃,待人又好……   在她眼里,世界是美好的,人都是善良的。

对外人好,对家人更甚;
舅妈是个哑巴,可是嫁给舅舅却过得比常人都幸福,在我的印象里,舅妈房间的门似乎从来都没有开过。

虽说舅妈说不出话,可是她心里比谁都明朗,舅妈脾气很差,在我看来,这个世界,除了外婆,没人能受得了她。

听说:舅妈自己父母过世的时候,她没回娘家去送终,可是外婆临终的时候,舅妈却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得。

外婆走后,舅妈的日子不好过也是不言而喻的,没人会像外婆那样待她;
五一的时候,我们去看她,她整个人憔悴得明显,显然,外婆不在了,她内心还是接受不了的。

舅妈一见到我们当时就泪崩了,都说人哑心不哑,确实,看到舅妈我的内心很是矛盾,就像母亲一样复杂的内心世界:同情舅妈的同时,更多的是怀念外婆的好。

舅妈是个哑巴,也没给外婆生个孙子,生的三个都是孙女,可是外婆却一如既往地待她好。

她从嫁给舅舅起,从来都不干活,而外婆却总是把饭菜都端到她手上,在我看来,好像有点本末倒置。

社会上的人情、风俗、礼性舅妈都不懂,六畜不兴,蔬果无稼,全被是外婆大包大揽地把这个家担当下来,舅妈就好像是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一样,高枕无忧,袖手旁观。

你以为就这样,才不是,她时不时还要在大晚上的大喊大叫不让人睡觉,我真心不知道外婆怎么受得了她的,我去走亲戚看外婆,从来不会超过两天,因为我觉得舅妈大晚上的叫喊,我睡不好,然后胡思乱想会害怕……   母亲常说,女人最宝贝的时候是坐月子,月子坐得好不好,直接决定着老来的身体状况;
母亲说我们四姊妹都是外婆亲自接生的,还说:“我生你们的时候非常懵懂,身上不痛了就下地跑,洗头刷牙、吃香喝辣,毫无顾忌。

你外婆看到了大呼小叫地把我赶到床上,吓唬似的告诉我坐月子的种种后遗症。

见我不屑,你外婆瞪了我一眼说:月子没坐好,我哪天止过痛?这我相信,外婆头痛、牙痛、关节痛、肩膀痛、结石痛,她都像说别人的事一样跟我们提起过,“忍”字头上一把刀,我看不到外婆的痛苦表情,却从她刚毅的脸庞、羸弱的身子看到了无穷的毅力和坚忍”。

  这时我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一部日本励志电视剧《阿信》,外婆的身影与阿信重合了,她在捡烂菜叶、树根充饥,在用稚嫩的皲裂的双手劈柴,在用矮小的身体挑粪,在用不会计数的头脑精打细算操持一个大家庭……   纵使外婆的童年、青少年时期充满了坎坷艰辛,科她却从来没有仿效长辈的待人之道来对待她的家人;
相反,她是用一种保姆式的宽厚善良来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她没有对我们大声说过话,有好吃的总是先给小的们吃,家里来了客人,她想方设法要做一满桌子的菜来,哪怕全部是素食,也要让客人吃得心满意足;
她做的蒿菜粑粑、扣肉、茄子、空心菜、豆角、卜辣椒、芋头丝等等菜系,是我记忆中无可替代的味道。

母亲说,家里无论来了什么客人,外婆都不坐到桌子边吃饭——这应该是她做童养媳时受封建思想影响被迫形成的习惯吧!或许正是因为自己深受其害,她对舅妈这样的都视如己出。

  外婆的大度包容并不只是体现在家人身上,她在乡邻之间,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之间,都是一味地付出,说起“意娭毑”,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很多人都受过她的款待和恩惠。

  外婆虽然没进过学堂门,却能接二连三地说出当地许多耳熟能详的俗语,对“三字经”、“幼学琼林”等古书里所提倡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等封建礼数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简直就是当地的“道德典范”。

  母亲说外婆一生坎坷,命途多舛,一辈子为人付出,自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外婆过世,母亲悲痛欲绝,我安慰母亲:外婆最起码也是80多岁的老人了,外公走的时候,那里的山路都还没修好,我们去外婆家都要花一天时间,外公走后十年时间外婆虽辛苦,可是也见证了时代的进步、享受到了之前没有享受的生活,比起外公,外婆算值得了;
她毕生虽无大富大贵,却德高望重,闻达乡里;
卧病在床几天,前来看望的人也络绎不绝,有我们这么多人爱她,挂念着她……   人这一生,谁都逃不出命运的劫数,愿我们在有限的生命力,做好自己的事,好好爱身边的人,让生命不留遗憾……   谨以此文及缅怀更爱我们的老太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